怪物依稀记得父母亲的葬礼,那是一场盛大的葬礼。

    城堡内的大教堂点亮了无数烛火,作为国王的父亲与作为皇后的母亲躺在同一座棺材里面,他们的脸上被盖上一层白布,那一年怪物还不知道什麽是Si亡。

    但是yAn光明媚的大教堂里面,许多人在哭泣,尤其是自己的r母正抱着自己低声地说道:

    「Ai法尼尔公主,想必你感到很难受,但是你必须坚强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麽?爸爸妈妈只是睡着了,明天不就醒来了吗?」年幼的自己什麽都不晓得,困惑的凝望r母的脸庞,眼中充满了困惑。

    这时候,r母低声啜泣,她抱紧了自己不断流泪。一直到了明日,怪物发觉父母没有再次出现,她才明白了什麽是Si亡。

    r母告诉怪物——

    Ai法尼尔公主,今後您将作为Ai法尼尔.奥尔本.莫斯坎二世领导这个国家,以nV皇的姿态君临这片土地。

    怪物并不理解,君临这片土地与领导国家的意义。

    怪物只是想多睡一会,像是以前一样和布娃娃一起睡觉。但是r母与身旁的宰相都不允许她这样做,她得学会处理各式各样无聊的文书、还要学会骑马、又要学会剑术、更要学会与一些恶心的贵族G0u通一些她自己都不理解的事情。

    穿着令腰身感到疼痛的马甲,踩着硌脚的高跟鞋,一切都让怪物觉得痛苦。

    充满了人群的城堡,但是里面没有最Ai的父母亲,年幼的她站在其中凝望着各式各样的大人各执己见吵成一团。

    在政务间,怪物看着贵族们相互嘶吼,纸张在空中飞扬,口水喷溅在她的脸上,而她害怕的双手发抖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原先支持自己的宰相,渐渐地朝向自己露出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不能抱娃娃吗?我不能在庭院玩耍吗?我……怪物眼中有几百万个不解,还是名幼儿的她,必须表现得像是一个成熟的nV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