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又见面了,我可Ai的金丝雀。」尼德霍格自发的在米妮亚面前入座,她的脸上洋溢着微笑,朝向米妮亚愉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米妮亚手中的勺子掉了下来,勺子撞击在玻璃碗上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。米妮亚睁大蓝sE眼眸,她震惊地凝望着眼前的尼德霍格。

    「你看起来有点害怕我,而不是欢迎呢。」尼德霍格的脸sE依旧保持着微笑,她将双手放在下巴前方,表现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。看清楚来者是尼德霍格的瞬间,米妮亚才转而放声笑了出来。她愉快地说:

    「原来是久姐姐,不要这样吓我呀!」

    「是的,是久姐姐喔。我刚好看见你面sE忧郁地坐在这里面对香甜的水果,我便过来瞧瞧你怎麽了。」尼德霍格直视米妮亚的眼眸,她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「我没事的,只是忽然之间有点分心而已!」米妮亚用手轻轻敲击自己的脑袋,尾羽紧张的颤抖了几下。

    尼德霍格看的出来,她分心另有缘故。尼德霍格的视线低垂,她伸手捡起了米妮亚落下的勺子,弄了一些沾染枫糖的苹果在勺子上,她将勺子往前递到了米妮亚的嘴唇前方说道:

    「我在这里你不用担心什麽,龙族不是世人能够欺负的存在。」

    米妮亚瞪大眼眸,看着眼前的面孔与手掌,她感到十分地安心。明明不熟识对方,米妮亚却觉得对方给了她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,就像是家乡的树洞。米妮亚张开嘴巴,咬住勺子上的苹果。

    香甜的滋味在她的舌根化开,她喜悦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尼德霍格见状,她收回勺子,腼腆地笑着。尼德霍格稍稍想起了一些往事,她以前在世界树的树根好像也养过小鸟,那是一个娇小可Ai的家伙。

    偶尔,她会在睡梦中被啼叫声吵醒,疲累的时候会感到愤怒,但是更多时候却会感到欣喜,对於这个小生命还能活着感到喜悦。

    「你并不适合悲伤的表情,我能听听固中的原因吗?」尼德霍格手拿勺子,她保持着温柔的微笑询问。

    「其实……我的老家在东南边的密林里面,我是离家背景来到这里工作的。」米妮亚低着头,她面对眼前的水果碗盘说道,似乎没有勇气直视尼德霍格。

    听闻这句话,尼德霍格感到有些佩服,她笑着说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