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实上,我是个异世界人。

    前前辈子的事情,我当然什麽都不知道。据说,转生後的记忆只会保持一世。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在一片叫做台湾的土地上生活。医生是这样说的,我天生下肢瘫痪,一辈子都无法走下床。

    父母嫌恶我是个累赘。於是我出生後父亲离开了,母亲也很早改嫁,将我独自留在医院被收容着。据说母亲家里很有钱,在这片土地上便能为所yu为。我知道,母亲有其他孩子,而她锺Ai其他孩子。对她来说,我是个不存在的人。

    我的生活都在病床上,也没有好好去过学校上课。

    但是,当年的我有许多梦想。我想去完成属於我的明天。也许,我能成为动物保育员。或是去当旅行美食家也不错。对了,当一名医药研究者也很好。

    我能治好自己的身T、能够帮助任何需要治疗的人、给予许多人适当的医疗机会……为了这样的未来,我会竭尽一切努力。从那天起,我如此发誓。向照料我的护士要到了各式书籍,我开始学习起许多知识。

    至少我的上半身与脑子没问题,要跟上学校课业并不难。

    我们都想要一个美好的明日,所以我们都会努力前进,我曾经如此想过。

    但是,当我面对Si亡得到了新生,与其他转生者相遇之後……我发现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人们乐於悲叹自己的痛苦,乐於践踏他人的苦难。b起追求更好的明日,多数人只想为所yu为,毫无节制地使用力量。然而,异世界的人们也仅是在努力追求明日,我们并没有资格苛责对方的律法、苛责对方的文化、或是践踏他们的尊严与信念。

    纵使我们也追求着属於自己的明日,但是别的世界的人们,也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偶尔我会想询问他们,为何敌人必然得是敌人,语言不就是用来G0u通与理解的?为何我们都放弃了G0u通,放弃了解站在对立面的人们呢?

    或是说,其实我们都只是群只懂得使用武器G0u通的猴子。

    瑟蕾娜目视着眼前的变形者,她陷入了这般回忆与思考。而她想要改变这些事情、想要折断这些苦难、那怕在这些事情前个人的力量弱小的不值一提,她仍然执意要去做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愿意去做,那世界必然不会改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