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尼德霍格,你怎麽睡着了?」一声呼唤在黑暗中回响,尼德霍格的耳朵清楚地捕捉到了话语的声响。

    尼德霍格的眼皮cH0U搐了几下,她在呼唤声中意识逐渐清晰。尼德霍格睁开了眼睛,她看见青绿的庭院,耳边还有潺潺流水声在回响。庭院内盛开了许多花卉,花香四溢,春日还使得蝴蝶在周遭飞舞。大胆的青sE蝴蝶停歇在尼德霍格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时候,蝴蝶从尼德霍格的脑袋上飞走。尼德霍格感觉的到自己正趴在桌面上,眼前的三人是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「尼德霍格,你还好吗?」左侧的白皙手掌抚m0了尼德霍格的额头,手的主人更是担心地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「芬里尔,是你啊……」尼德霍格睁开眼帘,她凝望着手掌的主人。

    一名貌美的年轻nVX。一头绚丽的金发在日光下格外耀眼,鲜红的眼眸无b的深邃。为在nVX头上的狼耳朵轻轻抖动,随着风的吹拂仔细聆听着周遭的声响。

    尼德霍格咧嘴露出微笑,她回眸看见洛基坐在自己的正对面,一旁则是自己的老友之一耶梦加德。绿sE头发的洛基端着茶杯,她正在与耶梦加德辩论。坐在右侧的耶梦加德看起来睡眼惺忪的,蓬松的灰白sE头发使她看起来像是个过劳的nV子,就连紫红sE的眼睛都混浊不堪,丝毫亮光都没有。

    「他们讨论到哪里了?」尼德霍格凝望着芬里尔的脸庞问道。

    「在我与洛基辩论完毕之後,耶梦加德与洛基正在辩论异世界的事情,也许你会感兴趣的。」芬里尔收回了手掌,她在日光下专注地凝望着洛基与耶梦加德两人。在光芒的挥洒之下,三人都显得无b耀眼。

    唯有尼德霍格一人刚好被yAn伞遮住了身影,这让她看起来较为Y沉。

    「耶梦加德,我想你不清楚。我和那名异世界人交谈时得知了多麽离谱的事情。那时我想雇用他帮我完成程序,我告诉他在我这里工作压力非常大。一天他需要工作五个小时,一周只休息三天。我只供应午餐与晚餐两餐,并且供应的午餐主菜当中,只会搭配水果与沙拉,我们不供给甜点与饮品。除此之外,工资三个月只涨一次,年末奖金只有六个月。我知道,这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条件。他竟然和我说,这条件真是太好美了。」

    「他告诉我,在他们的国家。一天要工作十二小时,偶尔会加班到十四小时。一周只休息一天到两天。公司没有供餐。工资一年不一定涨一次。年末的奖金竟然只有两个月。我真难想像异世界的人们是如何生活的!」

    「更糟糕的是,人类能活到八十岁便算是长寿了。平均二十岁开始工作,六十五岁退休。他们只有700800小时能够存活,却要花费394200小时在工作上。他们没有时间完成自己的理想、没有时间驻足享受生活。年轻时有T力没时间,老了有时间没T力。这是一件多麽可悲的事情。人不应该将大半生命投注在一件并非自己所Ai的事情上。应当去想像、去创造、为自己而为。那样的生活并不是生活,只是作为他人利用的齿轮在运作罢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并不认同如此明显的剥削!」洛基虽然端着茶杯,但是她发表长篇大论时气的手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她的一言一行都透露了她对此事多麽难以接受。听在耳底的尼德霍格目光几分Y沉,她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洛基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