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尼德霍格离开城镇的时候,黎明挥洒於大地上。yAn光使Y郁的森林再次迎来明媚的光彩,旅人普遍会在此时骑着马前行,但是尼德霍格不同。

    皮靴踩踏在青草与树叶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,泥土与草叶的气味在森林中飘荡,尼德霍格徒步游走於光芒四S的林地当中。

    日光绚丽地挥洒在尼德霍格的身上,她的白发因此反S着些许金光,本该Y郁的神sE也成了一副温柔的微笑。当尼格霍格迈步前行,挂在腰带上的提灯就会叮当回响,这使得茂绿树林中尼德霍格的背影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迎面yAn光之时,尼德霍格用紫sE眼眸欣赏着森林里面的风景,在她的鼻腔中还有许多生命气息正在流转。

    尼德霍格并不讨厌生命气息,反而对眼前明媚的林地感到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脚边的草丛躁动,她知道有兔子躲在草丛里面。树丛中传来一阵啼叫,她知道有五彩缤纷的鹦鹉躲在里面。远处有一道视线正对着自己,她知道雄鹿正在戒备她这名外来者。

    关於生命,她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沿着草地行走,穿过一抹耀眼的日光後她来到了溪流边。看见眼前的溪流时,尼德霍格低头凝望着自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犄角上有着紫sE的纹路,纹路散发出一道轻薄的光芒,她的尾巴也同样的透出光芒,看着就像是一面薄纱一样。透过这点,她知道自己的身T状态良好,更知道了今後的道路。

    「遥远森林里面有一条狭长的溪流,溪流向南通往地中海的出海口。并且有溪流与出海口的地方就会有人类的城镇,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。偶尔,会觉得溪流是个了不起的东西,日子过得越久感觉也越发深刻。」尼德霍格顺着溪流望向远方,她感叹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迈出脚步时,尼德霍格顺着溪流远去的方向扫过目光。从上流滚滚而下的溪水将流至远方,供给更多的人使用,这听着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,但它却是一件不可或缺的幸运。

    没有水就不会有生命,对尼格霍格来说她享受於如此简单的道理。

    走在溪流边,她嗅着溪水的芬芳,里头有些天然矿物的气味,而这也是泉水美味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想至此,尼德霍格停下脚步凝望溪水,她蹲下身子想品尝一口。但是尼格霍格才刚伸出手,她的耳朵颤抖了两下,她听见了不远处有一阵SaO动的声响。

    一头熊在追逐一个T积娇小的人类,人类在拼命的逃跑并且大声求救。